《儒学与马克思主义》内容简介

来源:新闻宣传中心  2015-04-20  浏览数:
  

张建新研究员所著《儒学与马克思主义》一书,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003年5月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44万字,书前有我国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张岂之先生作的序。书的主要内容和特点,赅言之,就是构建了一个马克思主义与儒学辩证融合的逻辑理论体系。

一、辩证融合的历史文化背景

把马克思主义的传入,放在中国人寻觅后发现代化之路的大背景上去考察。首先是“西学东渐”,把西学(西方资产阶级文化)与中学的碰撞过程,概括为在器物、制度、精神文化三个层面的四次碰撞的火花——洋务运动的“中体西用论”,和平改良、变法维新的变法图强论,辛亥革命的民主共和国论,五四运动的新文化思想启蒙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正是在中国人学习运用西学,试图从不同方面、用不同方式解决中国现代化和救亡图强问题的实验,屡遭失败之情况下,马克思主义这种极大满足了中国实践需要的“西方的反西方主义”学说,在“五四”后期迅速传入中国,成为中国人乐于接受和实际应用的文化主潮。从此,便开始了一个愈来愈深入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及以儒学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历史过程。

二、辩证融合的逻辑起点范畴

1.首先从一般意义上分析了文化的两个最基本属性(民族性和时代性)自身的两重性。民族性和时代性除了自身各自特有的属性外,民族性中还包含着超民族性的因子、特性,时代性中包含着超时代性的特性。文化这两个基本属性自身的内部矛盾性,正是不同文化既相冲突又可以融合的最深层的基础和根源。

2.接着具体分析了儒、马两个文化体系间三个相冲突和三个相融合的方面。三个冲突:一是马克思主义是对商品工业社会的资本文明进行批判扬弃的产物,是现代文化最先进的部分,同时,它又是近代先进生产力代表——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而儒学立足于自然经济的农业社会,打着封建的烙印。二是马克思主义是近现代科学的结晶,其理论具有科学性、实证性和创新开放的品格;儒学是古代科学的产物,带有朴素性和直观性特征,它虽包含着“日新”思想,但总体上倾向保护。三是二者的文化形式——语言、思维、文字风格、致思倾向、文化认同等不同。由一种文化融入另一种文化,须经认同,选择、过滤、重新阐释。三个融合:其一,二者虽各具个性,但异中有同,它们都是人类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中,在认识、解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身等关系的共同性问题方面,积淀的思想成果,都包含着人类文化共性的因素。这些共性的东西,是二者可以互相认同吸收的内在基因。其二,二者都具有可离析性和可整合性。马克思主义可分为普遍原理与个别原理、民族形式与真理内容;儒学可区分为精华与糟粕,再细分析,“忠”的概念除“忠君”外,还包含“忠恕”、忠于职守、忠于祖国、人民等。这种离析与整合辩证统一的特征,为二者融合提供了实现的功能条件。其三,二者间存在着许多相似相通的因素,如唯物论与元气论,唯物辩证法与阴阳,社会主义与大同理想等,这些“心同理同”的相通点,成为二者融合的直接嫁接点。

3.为了探索融合问题的堂奥,还对融合中带规律性的问题,作了多方面考究,独创性地提出四条融合机制,即: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导和以我为主的辩证统一机制,批判继承基础上的创新机制,双向变异双向选择机制,科学的现代的主体内在机制。通过对两个相冲突的文化体系中包含的融合因素及融合机制的分析,全面阐述了二者相融合的内在因缘和一般根据。

三、辩证融合的逻辑中介范畴

由起点范畴的一般向具体上升,必须有一个中介范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儒学现代化嬗变范畴的提出。“两化”这个命题表明,马、儒融合,决不是单向性的引马入儒或援儒入马,而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导的双向变异、双向重构和再创造的过程。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涵义,包括两个基本结合和四个层面的具体内容。两个基本结合:一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特点(含历史实际)相结合;二是作为西方思想文化成果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两个基本结合交互渗透联结,构成四个层面的具体内容:其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在中国特殊条件下找到的解决中国问题的特殊道路、办法、具体表现形式相结合;其二,对于具体实践提出的新问题,“本本上”没有现成答案的,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具体地分析新情况,总结实践新经验,提出新思想、新结论;其三,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文化思想精神(如自强不息、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的爱国精神,日日新、仁爱忧患等)相结合;其四,西方文化形式与中国文化形式方面的特点及优长因素相结合。上述结合过程中创造出一个新的成果——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它既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又带有中国的特性、特色。这种双重的文化性格,使它成为马克思主义体系大家族中一个新理论成员。

儒学现代化嬗变,主要有五个方面内容:一是从气一元论的朴素唯物论到实践唯物主义嬗变;二是从经验性的自发辩证法到唯物辩证法嬗变;三是从直观的求真理之知的知行观到能动的革命的反映论的嬗变;四是从“通古今之变”的传统社会历史观到唯物史观的嬗变;五是从君子圣贤人格到全面发展的新人的嬗变。在儒学的嬗变中,糟粕得到批判扬弃,合理因素得到继承改造提升,并与马克思主义现代科学性内容融合,使之创造性转化成既承传着中华民族精神品格和特质,又具有现代性特征的社会主义现代新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

四、辩证融合的一系列具体思想范畴

从起点经中介逐步推演,使辩证融合的一般规定,融入并体现于作为思想文化整体的各个领域、方面的具体形态范畴之中,形成了一系列具体思想范畴——实事求是与实践唯物主义、阴阳辩证法与唯物辩证法,传统知行观与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传统社会历史观与唯物史观,儒家人格学说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模式与走向世界文化前景。

对以上每一具体思想范畴,都从两方面进行了探究和阐发。一方面对儒学传统的渊源、发展及要义,进行了索隐究底和梳理,对其内涵作了一定的拓展和开新。另一方面在融合方面,对毛泽东、邓小平等在“两化”中的具体理论成果,作了总结、梳理和阐述。例如在阐述实事求是传统源头时,突破过去只把班固《汉书•河间献王传》那段话作为渊源的狭隘视界,提出它的真正源头有三个:一是以气、事物为基本范畴的朴素唯物主义,二是经世致用传统,三是实用理性思维传统。在实事求是的内涵方面,提出否定之否定的辩证发展的新理念,即实事求是范畴的提出(肯定),理学对汉学实事求是的否定,明清实学对理学的否定之否定。在阐述实事求是与实践唯物主义融合问题时,首先分析了前者自身包含的与后者相契合的三个基本方面——体现了以实践为基础的主客体统一,体现了外部世界的优先原则,体现了实践基础上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其次,在实事求是的现代转换上,从理论层面、实践层面、运思层面,进行了具体的分析和论述。

通过上述逻辑架构的肌理脉络,就把马、儒两种文化融合的复杂的客观辩证过程,在逻辑概念体系中复制了出来,也就是把现实的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创造性转化的儒学为重要构成部分的中国现代文化体系反映了出来。  


作者:张建新,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电话:029-85249487


新作推介
  • 近日,《文谈印象2017》一书由西安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由我院文学所《文谈》编辑部编撰完成。 《文谈印象2017》全书15万字,……
  • 米脂是陕北文化县,又是蜚声中外的千年古县,人口殷繁,文化早盛。2015年,县委史志办贯彻省地方志办公室关于点校《陕西历……
  • 近日,我院宗教研究所丁锐中的新著《王徵评传》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该书为我院2016年度《陕西人文社会科学文库》著作出版资……
  • 我院古籍研究所吴敏霞研究员新著《秦岭碑刻的田野调查与价值研究》于2016年6月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全书约47万字。该书为2011年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