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学角度看 世界杯为何受欢迎

来源:网易研究局  2018-06-29  浏览数:
  

又一年的世界杯已经开始,关于世界杯的话题开始发酵,啤酒和小龙虾的季节开始来临。同时,在这个世界杯之前,也是一个离别的季节,执教了20多年的阿森纳主教练温格开始交出教鞭,而皇家马德里主教练,有着玄学大师之称的齐达内,也在获得欧冠后功成身退。一位是被认为抱着理想主义情怀的足球大师温格,一位是外表憨厚内心强大精明的齐达内,主动或者被动了,暂时放下了他们对足球的执念和爱与恨。而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这些变动和比赛,会另有一番意味。

 

世界杯和职业联赛的相爱相杀

 

对于世界杯而言,是球迷的盛宴,对于俱乐部而言,有了一个考察球员的舞台,各个足球俱乐部的球探也会齐聚世界杯球场,各个职业联赛也会休赛。

 

从经济学上来说,替代品是可以与其他产品相替代的产品。两种商品的功用相同或相近,可以满足消费者的同一需要,这两种商品就互为替代品。那么,世界杯和俱乐部的比赛可以完全成替代品关系吗?我觉得是不合适的。因为如果说对于俱乐部比赛的需求增加,就会引起对国足比赛的减少?事实上,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那么,国足是否和职业联赛是互补品,也不完全是,两种比赛并不是需要搭配在一起来观看的。但是我们可以认为,作为球迷和伪球迷来说,既需要职业联赛,也需要国家队的比赛,两种球赛的消费者有一定重叠,也有一定的范围不同,世界杯可以把球迷的范围扩大,能够扩大足球的受众范围,并且帮助把轻度消费者转换为高度消费者,因此不管是俱乐部还是国家足协、国际足联都是非常欢迎的,一方面可以获得实惠,一方面有着潜在的市场开发价值。可以认为理解为,这两种产品对于消费者也有一定的替代效应,但是总体而言,在消费者预算约束范围内,球迷会观看更多的比赛,获得更大的效应满足。

 

随着体育媒体的发展和经济的发展,世界杯的传播度是越来越广的,这也使得世界杯的需求程度越来越高。毕竟,过去在很多经济落后地区,不管是网络媒体还是电视媒体都并不发达,而随着媒体的发达,可以激发很多地区对于足球的消费提升。同时可以看到的是,随着二战后民族国家的发展,各个国家的民族意识也在不断提升,这使得代表国家意识的国足比赛会有着更大的需求。甚至就是在过去经济发展落后的非洲尼日利亚,在这届世界杯上也宣布要重奖尼日利亚国足运动员。我想,这根本的原因也还是因为非洲的经济也有所发展,因此国家足球队的比赛的需求量,必然是会有所提升的。在条件适合的情况下,显然国家队比赛的潜在需求在提高,对这种需求的满足也会提升消费者的效用满足。

 

也因此,世界足联也不断在提升足球比赛的供给水平。在1998年,世界杯扩张为36只球队,而根据最新的世界杯改革方案,世界杯有可能将扩张为48只球队。因此,也只能通过。而欧洲足联,也在酝酿推出欧洲国家足球联赛。

 

实际上,足球一方面是一个经济学或者商业现象,另一方面也有着人文色彩。我查阅了英文效力的英文单词,是play for。实际上,足球运动员和俱乐部的关系,是雇佣关系。中国足球近年来的努力,也一直是往职业化方向努力,在欧洲最大的体会也是俱乐部的职业化程度高。但是实质上,仍然是有着一部分的情怀因素。

 

但是,当国足比赛不断增多,会不会和俱乐部比赛发生冲突?对于俱乐部和国家足协而言,冲突是比较明显的。这就牵扯到了经济学的假设问题,毕竟对于人而言,理性人和经济人是最重要的假设。但是根据行为经济学理论,人也完全不是理性的。对于国足而言,因为需要承担比赛的可变成本相对而言比较低,因此必然是欢迎更多的国家队比赛的,而对于俱乐部而言就有意见了,因此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会形成一个默契的平衡。

 

足球运动员的选择也和这方面相关,为俱乐部效力,雇佣的经济关系更重,情怀相对一般次要,而对于职业球员而言,国足比赛有着更多的情怀因素,属于马斯洛需求模型相对更上层的需求满足,大部分职业球员都不会因为为了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不参加国足比赛,而这种情怀有时候也会被国家足协利用(在南美洲和非洲等市场经济相对落后国家更是如此),而因此俱乐部一般而言也会和国家足协维持一个默契的关系,但这种关系有时候也会面临激化。

 

经济学家萨伊的供给创造需求定律,已经基本被主流经济学界抛弃,但是对于足球界而言,显然应该也是个谬误,球迷会因为球赛的争夺自觉增加球赛的消费吗?这时候就要引入到边际效益的概念,比如说当球迷在消费少数的比赛时候,可能效益能够得到满足,但是比赛增加后,有可能就会减少相关消费。同时足球运动员的体力减少,也会使得比赛质量下降。因此这中间必然存在一个平衡点。

 

世界杯为何受欢迎

 

世界杯是一个游戏,更是一个世界的大PARTY。随着经济和全球化的发展,这样的大PARTY其实越来越多,这和游戏与闲暇有关。

 

按照赫伊津哈的《游戏的人》的观点。游戏是文化本质的、固有的、不可或缺的、决非偶然的成分。足球本质也是一种人对于游戏的追求。每次世界杯,人们都可以在观看和参与当中获得游戏的快感,感受到足球带来的刺激和大起大落带来的情感起伏。

 

按照经济学的说法,闲暇和工作是有着替代关系的。显然对于球迷而言,看足球就是一种闲暇,而作为运动员而言就是一种工作。闲暇和工作处于一种相互替代的关系,对于个人而言,闲暇和工作时间处于相互替代的关系,这取决于闲暇和工作带来的边际效用对比。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人类的闲暇时间在某种意义上是越来越多的。在19世纪的欧洲,煤矿工人和产业工人一天工作12个小时是常态,而现在在经济发达国家,工作时间实际上越来越少,而信息科技的发展,也带来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产业结构的变化,也使得一部分人可以脱离坐班制的工作,选择更加灵活的工作方式。这使得世界杯提供的闲暇有了更多释放空间。

 

从足球的角度来看,足球是对世界的一个隐喻。从足球的发展历史来看,首先是从英国发展起,而当时英国正是处于工业革命时期。足球一方面需要队员的相互配合,而现代工厂的发展,正是从英国的工厂开始,一方面诞生了职业经理人阶层,另一方面工厂从小工坊进入到大分工的工厂;而美国的流水线更是一场工业革命,足球有着鲜明的现实隐喻。而英国在足球发展早期,很快被定义为工人阶级的运动,而上流社会则选择了马球和橄榄球。而耐人寻味的是,足球一开始也被定义为一种训导的方式,是教育家为了让青年学生为了发泄多余的精力而推广的运动,有着丰富的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一书中所定义的训导意味。

 

而快速发展的市场经济,将竞争嵌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肌里,而竞争意识也是与生俱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企业家们不断地扩张着产品的品类,生产迅速过剩,于是激烈的市场竞争产生。而足球运动丰富的竞争意识,正是对应了市场经济的变化,激起人内心的竞争意识并吸引人的注意力。

 

热爱足球的人,有着人迷和球队迷得说法。人迷迷恋的是一个球星,而球队迷迷恋的是球队。球星是足球这个运动制造的一种特别的商品,他能够在激起球迷内心深处对明星的崇拜感,能够给自身的生命找到认同感和价值,机制类似与偶像体制的粉丝,也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社会的特征。生而为人,总是希望能够有着自身生命价值的体现,有着自我灵光一现的时刻。而在企业管理当中,品牌认可是一种高度的竞争优势,在西方成熟的俱乐部运营机制当中,往往球队衍生品等的销售是俱乐部收入的很重要部分,比如包括球衣、球队LOGO的各种产品等。球队也会因此精心维护自身的历史,也会维护好自身球星的品牌管理。成功的商业化运营球队,球星和球队会相互成就。而在这方面,国家队就要相对少,一方面不管是球星还是国家队为国际服务的时间相对少,不利于维护这种忠诚感和历史感,这也是在职业足球发达的欧洲,欧洲足联希望能够推动欧洲足球联赛的原因,这可以让国家队和国家足协也可以在职业足球的发展当中获得更多的收益。毕竟,近年来的足球虽然发展如火如荼,但是在国家足协和职业联赛委员会之间的矛盾已经越来越明显,英国足总和英超委员会就是典型例子,而世界各国足协的矛盾也越来越明显,利益分配的平衡,是足球运动发展未来需要克服的困难之一。

 

精神消费,是和运动比赛联系在一起的。随着市场经济和消费水平的提高,人们的恩格尔系数不断降低,精神消费品也会不断提高。而世界杯比赛提供的,正是一种和精神消费紧密联系的大PARTY。

 

当然,热爱世界杯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让我们继续享受这一足球盛宴吧。

 

 

新作推介
  • 我院文学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孙立新与西安市鄠邑区档案局副研究馆员宋丽萍合著的《鄠邑方言》新近由三秦出版社出版。这是孙立新……
  • 我院经济研究所张馨博士的著作《能源消费转型及其社会、经济和环境影响研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该书以能源消……
  • 《陕西古代文献集成》首批十册已由陕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陕西古代文献集成》初步设计初编、二编,对古代典籍303种,计……
  • 我院社会学研究所王旭瑞的新著《文化、性别与认同:质性社会学视角下的陕西农村调查与思考》一书由西北大学出版社于2017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