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艳:寻找人间烟火中的向善之美——读刘冠琦散文集《长歌行》-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韩红艳:寻找人间烟火中的向善之美——读刘冠琦散文集《长歌行》
发布时间:2022-08-03      作者:韩红艳    来源:《陕西日报》    访问量:1352次  分享到:

散文集《长歌行》是作家刘冠琦自青少年到成人阶段的作品,因而读者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青春飞扬的激情,真诚坦露的心声,与人平等对话的态度,如巴金所言的那样“把心交给读者”。这部散文集在对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书写中,窥见人生的千回百转,体悟人间烟火中的生存哲理。这种审美追求使得作品具有日常生活的质感和丰盈,又充盈着向善的精神力量,展示人间正道的价值指向。

在这部散文集里,最能打动人的是作者与家人朋友相处的记忆,以及描写普通人的生存境遇,从中可以品味重情守义的人间温暖。写市井人们的悲欢离合,要求作家要有率真的态度、真挚的情感以及真实的表达。开篇的《父亲树》讲了一个故事,爷爷在被伤害后,原谅了伤害自己的人,还以德报怨去帮助他人。为了让“我”明白他的行为,爷爷讲了自己的故事。爷爷的朋友舍生取义,不出卖朋友,让爷爷得以“苟活”。最后,爷爷为朋友伸张正义。因此,在善与恶的对比中,爷爷选择在和解中化解了恩怨,是人生经历大浪淘沙后归于豁达的选择。爷爷与农村妇女素不相识,却毫不犹豫地掏钱给她发烧的孩子治病。爷爷就像秦岭里的“父亲树”一样,能够抵挡风雨,以崇高的品德深深地感动着人。文字因为有向善的光泽浸润,才有了美,才能引起读者内心的情感共鸣。

作者也深刻地反省自己,对人生“对与错”的思考更为深刻。在《摆摊老人》里,老人在学校外面摆摊卖零食文具,作为学生的“我”成功阻止了她的行为。“我”最终知道老人要养活智障的儿子,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此时的“我”觉得自己“不合时宜”。在诸如《摩的司机严刚》《小丑》《老人的火车》等散文中,普通人为了生存四处奔波,他们辛苦劳作的样子、付出的辛酸与坚韧让人共情。历经沧桑坎坷之后,他们依然选择坚强地活着而没有沉沦,那努力活着的姿态,让人无限感慨。

这本散文集题材多变,视野比较开阔,传递出富有地域风情的历史文化气息。作者畅游山水,有与自然相看两不厌的喜悦。作者在《读书随笔八篇》中感悟古今中外的经典,叩问艺术之道,观看历史风云,关照现实人生;在《素描画九幅》里,与文人墨客相逢,与古董收藏者、厨师、歌手相遇,感受他们不一样的人生境界。

在历史与现实、现实与理想的碰撞中,作者写下自己的感悟,读者可以感受到他的理性思考。这些思考求真向善,探求生活哲思与意蕴,充满了思辨的通达,可以启迪读者思考人生,尤其是在人生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痛苦的时候,如何活得通透与豁达。作者呼唤着赤子之心,呼唤着“你活你自己”的洒脱,呼唤着人性之美。综合在一起,可以看到千百年来散文中所倡导的“浩然之气”,在时代的洪流中仁爱、诚实、信任、睿智、宽容等美好的精神力量依然在延续不止。

《长歌行》的语言不求华美,但求朴素自然与明快感人,还夹杂着风趣幽默的时兴语言,充满了青年人写作的清新风尚。作者认为:“对于什么是好散文,我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能写出大情怀和大智慧的散文是好散文。比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写的就是家国情怀,王勃的《滕王阁序》写的就是人生智慧。但是有一点,越是朴素的文章,越容易让人领会到大情怀,越是通俗的文字,越容易让人感悟出大的智慧。”因为秉持着散文朴素中有大情怀、通俗中有大智慧的观点,其文字求取质朴自然,将自己感悟的人生哲理通过故事的方式讲给读者,在情节与细节的描写中去感受人与物的气质与风骨。《父亲树》里爷爷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为什么要原谅伤害自己的人;努力搞笑的《小丑》,通过扮丑让别人大笑,却在看到男扮女装的歌手在台上卖力表演的时候,眼里满含着泪水。

这是一部青年作家心路历程的集结之作,充满了青春的激情与理想,可能还需要在文章的深度和语言的力度方面进行提升和完善。但就作品整体而言,可以感受到他对文学的虔诚,对人生意义的探寻,以及对生活的诗意期待。他力图在自己构建的文学审美的世界里,用文字感动与启示读者。正如作者所言:“立于世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一点能量,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事,如黑夜里的萤火虫,自身散发光芒。”


韩红艳,文学艺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陕西日报》2022年08月03日12版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