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艳伶:至简至纯 深爱无言 ——电影《隐入尘烟》带来的思与悟-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杨艳伶:至简至纯 深爱无言 ——电影《隐入尘烟》带来的思与悟
发布时间:2022-09-14      作者:杨艳伶    来源:《西安日报》    访问量:1725次  分享到:

2022年夏日上映的农村题材文艺片《隐入尘烟》,引发观众热烈的讨论和关注,9月初票房破亿,豆瓣评分一路攀升至8.5。除女主角扮演者海清为职业演员之外,这部其余皆由素人完成的电影,入围第7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还得到观众的喜爱与推崇,足以说明导演李睿珺和他的团队“三年磨一剑”的努力没有白费。

《隐入尘烟》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在一个偏远的西北村庄里,自小就不受人待见且身患疾病的曹贵英,在哥嫂的安排下,嫁给了邻村的大龄单身汉马有铁;二人第一次相见的“见证者”,是贯穿影片始终、也是他们最重要的家庭财产——驴。马有铁住在废弃破房子里,是被哥嫂当作“长工”般使唤的人。这样两个农村“零余者”,度过了一段有憧憬、有盼头甚至是有诗意的生命旅程。

有人言,这部电影没有说过一个“苦”字,却苦出了天际,没有说过一个“爱”字,却爱到了骨髓。出生成长于河西走廊的导演李睿珺,对故乡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偏爱,对生活于那片土地上的人们有着不加掩饰的牵挂。《隐入尘烟》瞄准的群体,尽管不是乡村里的大多数,但他们的隐忍、坚毅与持守,却更有撼人心魄的力量。

同样是河西走廊的人,我被这部影片打动的原因首先在于真实,在于对西北农村生活的本真呈现。电影拍摄地在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花墙子村,这里没有小桥流水,这里有的是黄土沙丘。但就是这片土地养育着一代代人,对土地的热爱与敬畏催生了主人公马有铁最为朴实的“爱土”理念。电影中,一块馍馍掉在地上,曹贵英跟他说跌土上脏了不要再吃了,他说:“啥不是土里头生的?啥不是土里头长的?土都不嫌弃我们,我们还嫌弃土吗?土就是干净东西嘛,不管你是有钱有势的人还是啥人,你只要种上一袋袋麦子,它就能给你长出来十几袋子二十几袋子麦子来嚒。”这样的话哲理简单却极富内涵,对土和土地心存感恩。马有铁和曹贵英的生活希冀,也都来自于土里生长的小麦、苞谷和土豆。因为了解土地和自然,马有铁于四时更替与光阴流转中,总结出非常实用的生存智慧。屋檐哨音、田边烤鱼等,是他给予曹贵英的独特“浪漫”,也是大自然对他这个庄稼人的别样馈赠。

这部电影诠释了至简至纯之爱。村子里不被记得名字的马有铁,得到的关爱与重视最少,但拥有罕见RH阴性熊猫血的他,却为了村里人能够拿到拖欠的地租钱和工钱,一次次给生病住院的老板张永福献血。生活艰辛清贫,他却从来不贪不占。张永福儿子送的两件衣服,算是献血的谢礼,马有铁会在领取地租钱时如数扣除,理由是“一码归一码”。春天借别人十个鸡蛋,他依然会如数归还,理由依然是“一码归一码”。这个沉默木讷的汉子,却把全部的柔情与温暖都给了曹贵英。接受大衣,是因为长衣服可以缓解曹贵英病疾的尴尬与窘迫;问别人家借鸡蛋,是想要用电孵出小鸡。当接通电时,从纸箱透出的斑驳光影洒在屋内的那一刻,一向眼神躲闪的曹贵英眼里是有光的,生活的诗意与希冀好像就在那一刻绽放。他还打算用秋后苞谷丰收的钱,给爱看电视的她买个大电视,带她到市里大医院看病,然后再美美地浪浪……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曹贵英,因为她的到来,马有铁的生活有了方向也有了奔头。曹贵英同样视马有铁为最重要的人,电影中有多次体现。

两个人互相慰藉着彼此,一起种地、共同盖房,终于有了真正自己的家。没有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影片把简单到极致但又铭刻于心的两性情感阐释得淋漓尽致。那道照亮过自己生命的“光”熄灭了,他该如何再次承受黑暗?苦,不愿言;爱,无须言。拆下数次搬家都不忍舍下的大红喜字……看着墙上曹贵英的遗照,马有铁吃下一个从来不舍得吃的鸡蛋,拿起她用草编织的驴子,孤独安静地躺在床上,他该何去何从?此处没有一句台词,但却让观众无不心痛惋惜。

曹贵英和马有铁这两个“边缘人”,却是把舀进水桶的蝌蚪放生、为即将失去家园的燕子筑巢、不忍驴子被打坏压坏的好人,是用自己珍贵血液为全村人着想的好人,是不会占别人分毫便宜的好人,更是拼尽全力地要生活在大地上的好人……整部影片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没有刻意营造的叙事氛围。导演李睿珺,以平实舒缓但又感染力极强的镜头语言,讲述着四季变换的常与新,叙写着生死离别的苦和痛,升腾而起的是对善和爱不竭的追求。


杨艳伶,文化与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西安日报》2022年09月14日07版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