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采访杨红娟研究员-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媒体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媒体聚焦
《华商报》采访杨红娟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3-02-21         来源:《华商报》    访问量:1546次  分享到:

《华商报》2023-02-21

华商政务观察 涨薪、考编、离家近……

几位西安姑娘眼中的社区工作

网络上不少人将社区工作称为新一代的“铜饭碗”,也因为社区具有“旱涝保收”的特点,让部分人选择了这份工作,新涌入的社区工作者逐渐弥补了之前流失带来的人员空缺。
   在社区工作都干点啥?待遇咋样?怎样才能成为社区工作者?华商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几位在社区工作的西安姑娘。
   ■陈璐,80后,经济贸易专业,曾在实体商业工作
  参考家庭住址
  她被分到了劳动路一坊社区
   陈璐大学读的是经济贸易专业,2020年因为疫情失业前,在实体商业工作,之后一段时间,32岁的她在家待业。同年,西安市莲湖区和碑林区恢复了社区专职人员的招聘考试,陈璐在人才招聘网上捕捉到了这条信息。
   “我符合招考条件,也不想在商业这行工作了,考虑到社区工作离家近,看到招聘信息后就报名了。”笔试、面试、政审……陈璐逐一通过后,桃园路街道办参考她的家庭住址,把她分配到了劳动路一坊社区。
   “社区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之一,是满足居民的基础民生需求,简单来说,就是在生老病死的各个环节上,帮居民尽力解决问题,或者尽可能地提供解决问题的信息。所以我们服务居民的流程大概是,先吃透政策,再把政策传达给居民,再通过一次次地入户走访,了解他们的各项需求,能解决的解决,解决不了的帮他们找解决的路径。”陈璐说。
   可以把社区看作一个小群体或者小生态,对居民进行合适的引导,会带来正向的反馈,那就是社会状态的良性化,社区工作者能在获得居民的信任后,更大限度地联合居民进行社区自治。
  一周去老张家4次
  “老张可能要烦死我了”
   社区工作者大多都有电动车,因为每个人要负责上百户居民和很多栋楼,他们日常往返于工作站和居民家中。“年前有一个星期,我去了老张家4次,第4次去之前我和同事说,老张可能要烦死我了。”
   劳动路一坊社区属于标准的老龄化社区,除过伤残、孕妇、生活困难人群等需要特殊关照的居民,平常最需要操心的就是老人。陈璐说,老张今年88岁,已经记不住事儿了,去找他唠嗑就会听他讲车轱辘话。和老人接触多了就会发现,除过为他们办理各项民生业务的需求,最需要的就是陪伴,需要有人记住他,这是精神需求。
   有朋友问,从实体商业转到基层工作人员,心理有没有落差?陈璐说,在繁杂的社区工作中,为大家解决问题能带来很强的成就感,也正是在点滴的接触中,打开了她学习社会工作的大门,她感受到了这份工作的专业性,找到了工作带来的趣味点。
   ■程梦(化名),36岁,当过村干部
  通过选拔 从社区一把手成为公职人员
   还在当村干部的那几年,程梦(化名)一直在准备公考,在她的印象中,她的编制梦,在华晨宇成为“快乐男声”总冠军那年落幕,那是2013年,她已连续参加了3年的公考。
   后来,程梦在2015年1月通过了社区专职人员选拔考试,成为一名社区工作者。2016年,她碰上社区换届,那年要为社区配备知识化、年轻化的干部,有村干部工作经历的程梦经过考察和选举,晋升为社区书记,变身“小巷总理”。
   2020年之前,社区工作者的上升空间到书记或主任就到顶了,机制从2020年逐渐产生变化:西安市委组织部面向各区县的社区正、副职,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公务员。程梦算得上社区工作人员晋升制度改革的第一批受益者。
   2021年5月,34岁的程梦作为社区一把手,参加了市委组织部和市人社局共同举办的事业单位考试。笔试从早上8点开始12点结束,考行测和申论,程梦觉得这场考试把她拉回了学生时代。通过层层选拔,她有“编”了。
   “从我之后的晋升考试,也就是2021年年底的那次招考开始,面向社区干部的选拔机会就此固定了,每年选拔一批公务员,也就是说,大家能通过社区工作一步步成为公职人员。”程梦说。
   在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杨红娟看来,从基层晋升至政府系统,对于社会治理来说是件好事。“基层工作者几乎参与到了所有职能部门的工作中,所以他们不仅了解社会的整体运作流程,也了解群众需求。因此,在机制改革过程中,有必要让大家,尤其是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工作人员发声,这是对社会治理多元性的尊重。”
  >>社区发展怎么样?
  5平方米、70平方米、300平方米
  社区工作站面积越来越大
   程梦身处基层十余年,见证了社区十多年来的发展。
   “记得我大学刚毕业那年去社区提档案,所有社区的工作站都集中在一起,每个社区一间4-5平方米的办公室,打眼望去,整整一排。等我进入社区工作的时候,社区工作站已有70平方米了。再到后来,政府优化相关政策,现在的最新要求是,新建社区的面积不小于300平方米。”
   据程梦了解,政府拨给社区的资金额度,从2016年前后有所提升,社区每年有20万元专项经费,可以用于社区的为民服务工作和小区治理。“比如说组织居民在端午节包粽子、在元宵节猜灯谜,丰富大家的文化生活,或者是维修小区损毁路面等。”
   西安市民政局2021年5月的公开信息里也提到:统筹社区工作经费管理,每个社区每年工作经费25万元,其中20万用于服务群众经费,5万元用于社区办公经费,全市年度工作经费2.4亿元,全部纳入市、区县两级财政预算,确保了社区治理有钱办事。
  >>在社区工作工资咋样?
  平均涨薪30%
  工资3000-5000元不等
   除了打通晋升渠道,涨薪也是吸引人到社区工作的一大举措。
   在西安市民政局2020年8月的公开信息中,有一封政协委员提案的回复函中提到:前四年西安市连续招收了3979位社区工作者,但已流失1200多人,正在积极联合各部门,提升社区专职工作人员的待遇,让这些专职人员招得进、稳得住、留得下。“三岗十八级”就是在这一时期落地西安的。从2020年起,西安市新城区和莲湖区作为试点,推行待遇提升制度。以西安市2019年度城镇人口平均可支配收入为起薪点,力争为社区工作者平均涨薪30%左右。具体来说,是由新城和莲湖按照本区社区工作人员的实际,进行增加工资的估算,薪酬待遇根据本人对应的岗位等级确定,即普通社区工作人员、社区副职、社区正职,同时,综合考虑社区工作者岗位、工作年限、受教育程度、专业水平等因素按月发放,这就是“三岗十八级”。
   2022年,中共西安市委办公厅再发通知,明确在全市范围内推行“三岗十八级”的薪酬体系,按照不低于2021年度西安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以3900元为每月工资基数,从2022年7月起提薪。
   据了解,“三岗十八级”落地后,基层工作者的工资从3000余元到5000余元不等,而工资的实际增长金额在1000元上下。
   “其实以前社区工作者拿到的钱不是真正意义的工资,而是政府补贴,三岗十八级的确立意味着政府对社区工作者的定位明确了,管理方式也逐渐制度化了。可以把这个政策理解为,为了解决社区工作者流动性太强这个问题,而施行的激励政策之一。”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杨红娟说。
  >>如何才能进入社区工作?
  通过选举、考试都能进
  对专业没限制
   除了考试,还有哪些方式可以进入社区工作,对专业是否有要求?
   孙娜去年8月进入西安市区一社区工作,大学专业是应用物理学,后来当过数学老师。她说,成为社区工作人员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居民票选,被称为社区委员;另一种是参加社区专职人员选拔考试,即社区专职人员。孙娜说:“社区委员完成任期,下一届不一定能继续当选。因此,有些社区委员也选择参加选拔考试,成为社区专职人员。”
   但是,社区工作者没有编制,社区也不属于职能部门,那它到底是什么性质?杨红娟说,现在实行的社区管理模式,是以基层自治为主体,同时承担起部分公共事务的职能,比如说党群服务中心的各个窗口。
   “如何提升政策效能,把政策落实好,要靠专业技能,尤其是针对特殊群体。本地现在实行的是‘五社联动’模式,就是社区、社会组织、社工、社会资源及社区自治组织的联动。这种模式是对已有资源的整合,目标是满足居民需求,提升服务能力。”杨红娟说,社区的专业度要求其实很高,社区工作者不仅需要执行政策,还需要面对日益丰富的群众需求。“专业人才依旧稀缺,可以看到的是,面向社会招聘社区工作者,对于所学专业没有限制,他们都需要进行专业的社区工作培训,社区同样需要复合型人才。”
   杨红娟认为,人员素质的不断提升、增加资金调配额度、社区居民的认可度提升、工资待遇的提升、工作有了更多上升空间和保障、社区配套建设的逐渐完善,这些具体的改变,是基层自治逐渐完善的侧写。未来,社区不断发展的步伐,会让社区以及工作者的定位更加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