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宁:鸟鸣青山翠色新-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刘宁:鸟鸣青山翠色新
发布时间:2023-02-23      作者:刘宁    来源:《陕西日报》    访问量:4211次  分享到:

我曾无数次走进秦岭,绝大多数是去北麓山坳里的一些小村落。漫步其间,就像走进了桃花源。曲曲折折的小路,卓然而有趣味的石头桥,林荫道上玩耍的村童,以及须发皆白坐在村口的老人,都是不期而遇的风景。但真正让我震撼的是走进秦岭深处的触动,那是与进入一个小峪口、小山村截然不同的感觉,大秦岭的山水之美在心中油然而生。

一个雨天清晨,我走进秦岭北麓的太平国家森林公园。这座森林公园因隋时太平宫而得名,也曾是唐时的皇家避暑胜地。而今,千年已逝,太平宫早已荡然无存,留下“太平”二字和太平的美好寓意。

太平峪内山峰高耸、沟谷遍布,丰沛的水量、复杂的地质构造和巨大的垂直落差形成壮美的峡谷断崖景观,造就北方罕见的、总落差近千米的瀑布群。其中,仙鹤桥瀑布、蛟龙瀑布、烟霞瀑布、玉带瀑布、彩虹瀑布千姿百态,栖禅谷一处小石潭里有着一汪浅浅的溪水,可听见或大或小的流水声。

我费了很大力气攀上山顶,只见一条玉带般的瀑布从黑褐色的山崖上奔流而来。瀑布被山石撕扯成几条,像薄纱、似轻雾,直落潭中,激起千层水雾,如果是晴天可幻化为万道彩虹,这便是彩虹瀑布的由来。站在瀑布旁,你喊山,山有应和;你叫水,水有回声。蓦然回首,发现潭下的山石边和对面山崖上的一丛丛虎皮百合开得绚烂。瞬间,我便理解了空谷幽兰的意境。空气里弥漫着清新而醉人的气息,成千上万的玉珠飞溅,落在脸上、手上、臂上、腿上、脚上,可观、可嗅、可触,感觉整个人都和瀑布融在一起了。再看不远处的雾霭云岚,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太平国家森林公园的美了!

另一座在秦岭北麓的公园是朱雀国家森林公园,它的名字大概与唐人诗歌里的朱雀神鸟有关系。中国人在东、西、南、北、中五个方位想象出不同的鸟类,北方为玄鸟、西方是白鹭、东方为苍鹰、中间是黄鸟、南方为朱雀,唐人用朱雀命名了长安城一个面向南方的城门。

在唐人的想象中,南方有芳香绚烂的花卉和温暖的热带雨林。朱雀鸟浑身通红,飞舞之地是鲜花遍野、充满异国情调的世界。鸟雀是需要森林的,朱雀鸟更需要秦岭大森林。我看到活泼的云雀在松枝上跳来跳去、雄健的苍鹰在险峻的山峰上掠过,听到黄雀儿在枝叶间低鸣,又见一棵巨大的松树,树下山石嶙峋,转过崎岖山路,可见大片大片的山岚在飘动,不知是哪一位仙人驾云而去,或许是砍樵的刘海逢遇吕祖授以金丹。山岚缭绕、青峰如黛、松树如剑,卧牛石、龙女池、双潭悬瀑、挂天飞瀑、骆驼岭一一看遍,望夫嘴、伏龙岭迤逦而过,山谷里堆积成的石海和石河让人叹为观止。

秦岭西起昆仑,向东绵延与伏牛山脉、崤山山脉相连,形成一条东西横亘1600余千米的地理人文分界线。这条暖温带到亚热带的过渡地带,有着异常丰富的物种。不必说太白红杉、秦岭冷杉、秦岭龙胆等秦岭特有物种,也不必说银杏、鹅掌楸等孑遗植物,更不必说秦岭各种中草药,还有在高山密林间栖息的大熊猫、金丝猴、羚牛、朱鹮、金钱豹、林麝、红腹锦鸡、红翅绿鸠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我期待在朱雀国家森林公园里能与羚牛相逢,可惜没有。一只小松鼠突然从乱石中跳出,摇摇尾巴,立起身子作揖。或许它们已被路过的游客宠溺惯了,到此的游客经常会给它们带来一些美味。我没有带食物,小松鼠跳跃了一阵子,有些失望,倏地钻进山林,留下我一个人倾听各种鸟雀、动植物发出的声音……

秦岭和合南北。我已感受到秦岭北麓山水的险峻奇绝,那么南坡呢?当我走进商洛市北部腰市镇境内的秦岭江山景区,一片广阔森林映入眼帘。这里是灞河、洛河与丹江三水源头,是远古时代动植物的天堂与乐园,是上古时期动物迁徙的大通道。

秦岭南坡山高谷深,间有宽坝,却舒缓柔和,攀爬上去一点也不觉得费力。满山谷的核桃树枝叶如伞盖,坐在小木屋里吃碗浆水凉粉,再看窗外的江山瀑布,就像是看见了一幅醉人的山水画。山中遍布红豆杉、拐枣树、桦树,还有贝母、党参、穿地龙等中药材,锦鸡、黄羊、梅花鹿、香獐等野生动物在林中繁衍生息。这里有着一种秘境的诗意,所到之处唤醒了那金蟾望月、斗槽飞瀑,那明月潭的茂林修竹、婷婷袅袅的山树,还有那满山绚烂的山花。

千岩万壑、片石疏林,皆山水也。秦岭是隐居的好去处,“商山四皓”、在留坝归隐的张良,还有唐时在辋川山水里修禅悟道的王维,都让人觉得中国士大夫在现实世界之外,开创出一个独特的山水世界。那是王维笔下“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的仙境与人世相接的山水天地,是消除了尘世一切浮念,给予人们一片自由而洒脱的心灵栖息地。它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亦是一种想象,开辟出一片洁净的精神世界。于是在秦岭大森林中,我感受着山水掩映、溪谷断续、津渡桥梁之妙趣,回归心中的桃花源。


刘宁, 文学艺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陕西日报》2023年02月23日第11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