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芬:构建以数实融合为特征的新型工业化-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吕芬:构建以数实融合为特征的新型工业化
发布时间:2024-01-31      作者:吕芬    来源:《陕西日报》    访问量:2533次  分享到: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人工智能发展”。陕西科教资源丰富,科研实力雄厚,传统产业链条完整,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好、潜力大,有能力在推进新型工业化中展现更大担当作为。推进新型工业化,要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锚定数字智能变革方向,持续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推动制造业产业模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转变,以“鼎新”带动“革故”,构建形成以数实融合为关键特征和主线脉络的新型工业化。

一、加强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应用,夯实融合重要基石。一是持续加大数字基础设施投资。顺应技术演进方向,加速构建高速泛在、天地一体、云网融合、智能敏捷、绿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综合性数字信息基础设施。二是优化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布局。加快5G、千兆光网、移动物联网、互联网协议第6版(IPv6)等规模部署,推进重点行业和重点应用场景深度覆盖,引导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协调发展。三是部署绿色智能的数据与计算设施,支持以高技术、高算力、高能效、高安全为特征的新型数据中心建设,构建“云边端”协同、“算存运”融合的一体化算力基础设施体系。推动多行业、多领域的智能“脑核”建设计划,带动陕西的算力向算能转型升级,充分发挥陕西在“东数西算”工程中的“西引力”。四是推进工业互联网高质量发展,完善工业互联网技术体系、标准体系、应用体系和安全体系,探索新的应用场景和运营模式,加快“5G+工业互联网”规模应用,推动工业化与信息化在更广范围、更深程度、更高水平上实现融合发展。

二、推动数字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构建融合有力支撑。一是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依托秦创原创新驱动平台和高校、科研院所创新资源,运用完善“揭榜挂帅”科研攻关机制,集中攻克集成电路、新型显示、关键软件等重点领域核心技术,提升基础软硬件、核心电子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和智能制造装备的供给水平,强化原创技术供给,构建安全可控的技术体系。二是推动算力、模型、数据等关键要素创新突破,夯实通用人工智能技术底座。以数字技术与各领域融合应用为导向,以“三项改革”为抓手,优化创新成果快速转化机制,打造安全可靠、系统完备的产业发展生态,促进技术迭代升级。三是促进重点数字产业创新发展,加快补短板、锻长板,提升产业链关键环节竞争力,培育壮大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虚拟现实、工业软件等数字产业,支持平台企业在引领发展、创造就业、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高质量建设数字技术核心产业区,打造国家数字经济产业集群。

三、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聚焦融合重点领域。一是打造数字技术制造应用场景样板工程,形成可推广、可借鉴经验。紧抓数字经济发展的黄金窗口期,支持制造业数字化相关重大项目攻关,形成一批具有高技术水准、完整解决方案、成熟应用模式、可复制和可推广的数字技术应用场景典型案例。二是加快通用大模型在工业领域部署,推动通用人工智能赋能新型工业化。推进装备制造、汽车制造、原材料、消费品和电子产品制造等行业的生产过程数字化管理,加快设备系统的互联互通和工业数据的集成共享,推动工艺改进、运行优化、质量管控和安全管理。装备制造行业加快重点领域智能装备发展,建设一批智能制造示范工厂,培育一批智慧供应链,创建一批智能制造先行区,完善智能制造标准体系,推进装备数字化发展。三是在消费品行业积极运用数字技术,助力消费品工业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推进产品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支持建设食品、药品的生产流通信息追溯系统,提升产业链、供应链智慧管理水平和产品质量管控能力。

四、激发企业融合发展活力,找准融合着力点。一是聚焦陕西24条重点产业链以及生命健康、类脑智能、氢能与储能等未来产业,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促进各类要素资源向企业汇聚,激发企业创新动力和融合发展活力。培育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生态主导型企业,把企业真正建成数实深度融合的主体。加快打造数字经济一流企业,尤其是具备底层技术实力的企业。以京东、华为、科大讯飞、浪潮、商汤等龙头企业为引领,联合搭建“产学研用”一体化综合性技术创新平台。二是发挥行业骨干企业的示范作用,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品牌影响力突出的融合应用领军企业,鼓励行业骨干企业基于技术和产业优势,发展专业化服务,提供行业系统解决方案。三是推进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实施中小企业数字化赋能专项行动,建设一批成果转化、技术标准、检测认证、市场推广等公共服务平台,降低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本。鼓励大型企业通过开放平台等多种形式,与中小企业开展互利合作,形成协同创新的企业集群。

五、提升数字治理现代化水平,构筑融合重要保障。一是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建制度、保安全,持续优化管理和服务,提升数字治理的能力和水平。完善数据资源管理,加快制定数据资产、数据交易、数据标注等数据要素市场基础制度配套政策,加强数据要素应用场景指引,保障数据要素规范有序流通。二是营造良好市场环境和政策环境,构建适应数实深度融合发展的政策体系,推动建立健全协同监管机制,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强化网络和数据安全保障,加强关键数字基础设施安全保障能力建设,提升网络安全应急处置能力。纵深推进工业和信息化领域数据安全管理,推动网络和数据安全产业创新发展。三是深化数字领域国际交流合作,积极参与数字领域技术标准、经贸规则制定,丰富拓展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化转型、网络安全等领域的国际合作,携手打造开放、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鼓励数字经济企业“走出去”,提升国际化运营能力。


吕芬,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文刊登在《陕西日报》2024年01月31日第08版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