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采访王晓勇副研究员-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媒体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媒体聚焦
《华商报》采访王晓勇副研究员
发布时间:2022-04-20         来源:宣传信息中心    访问量:3027次  分享到:

《华商报》2022-04-20

娃的吃饭学习全包了 300元一天的“网课房”你会选吗?

一娃一屋,专人陪护上网课、写作业、检查作业进度,厨师团队定时投喂,写完作业拉出来做操……近日,西安有酒店推出这样的“网课房”,提供“托娃套餐”,解决无人看娃家庭的后顾之忧。作为家长,你会选择这样的“网课房”吗?疫情常态化,无人看娃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孩子停课家长不焦虑 一则“网课日租房”广告引发关注

虽然居家上网课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是无人带娃的问题仍是老问题。

这两天,一则酒店推出的“日租房”广告在西安的家长群和朋友圈里广泛传播,广告词“孩子停课家长不焦虑”戳中了众多无人带娃家庭的痛点。

这则广告说:把娃送来酒店,我们保证一屋一娃,互不打扰。我们有专业团队保证网络不卡,我们员工一人盯一间看着娃写作业。有人力资源负责检查作业进度,有餐饮厨师团队负责定时投喂,写完作业我们把娃拉出来做操!要交作业了我们负责拍照视频。

为了让家长放心,广告还附有酒店环境的照片,并特别说明:房间超大空间,安静舒适;餐饮种类齐全,食材新鲜源自麦德龙。

日租房的时间为8:00—18:00,和学生日常上学时间基本一致。

酒店:“网课房”300元一天 咨询较多尚无人订购

4月19日,华商报记者联系到该酒店的销售经理刘女士。

刘女士说,之所以推出这样的“网课房”,就是考虑到无人带娃家庭的需求,尤其是二孩、三孩家庭。日租房每天300元,连定5天可以优惠。

“有打电话咨询的,但是目前还没有人订购。”刘女士说,按照西安市疫情要求,4月19日是全面静态管理的最后一天,何时复课还不太清楚,所以很多家长虽然有需求又没法做决定,“如果长期停课,估计会有家长送孩子来。”

“还有的人觉得价格有点高。”刘女士说,有的家长觉得与其一个星期花1000多元钱让孩子在酒店上网课,不如自己请假在家陪娃。

但是酒店提供这项服务成本并不低,一日三餐、专人陪护,上完网课还会带孩子去露台运动。尤其是幼儿园的孩子,不上网课需要专人全天候陪护,人力成本会很高。

外地此前已有“网课房” 西安目前不太多

记者查询发现,今年3月以来,包括上海、南京、广州、长沙、厦门等地均有酒店推出“网课房”,吃饭、学习、运动一手抓,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还有酒店提供洗衣优惠、打印免费、赠送防疫包、文具包等增值服务。

4月19日,记者咨询西安多家星级酒店,均被告知暂无“网课房”服务。记者从某酒店订阅平台获悉,西安目前提供这项服务的酒店确实很少。

家长怎么看:可解燃眉之急 但也带来新的“内卷”

“家里没人看娃真的很苦恼。”市民刘女士说,她和爱人都是上班族,这几天并没有实行居家办公,家里又没有老人帮忙,只好让孩子自己在家上网课,吃饭叫外卖。“没人盯着,他根本不会用心,看电视、打游戏是难以避免的。”刘女士说,儿子上初二,学习任务比较重,如果能花点钱让孩子专心上课、学习,又能吃上热乎饭,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是200块,我就把娃送去了。”家有俩娃的宝妈周女士说,她一个人带俩娃,老大上幼儿园,老二才2岁多,每天从早忙到晚,特别希望能借助外力帮忙带娃,200块钱一天和上幼儿园价格差不多,还能接受。

“与其花300块钱,倒不如一个人请假在家带娃。”采访中,不少家长都认为,疫情影响,大家的日子本就不好过,日工资能达到300元的并不多,这样算来,不如自己带。

“这只是商家自救的营销方式,会带来新的内卷。”家长陈先生说,这样的“网课房”显然只适合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会带来新的教育不公平。

采访中,不少家长对“网课房”带来的疫情管控风险也持怀疑态度,“酒店毕竟人员庞杂,不如家里安全。”家长们说。

存在防疫风险 多地“网课房”已暂停

外地的“网课房”情况如何?此前,厦门已叫停了“网课房”。

厦门市教育局下发通知称,鉴于酒店等经营场所人员繁杂出入较多,管理难度大,存在交叉感染隐患等实际危险,为贯彻落实居家线上教学有关精神,请各区教育局、各直属学校立即提醒学生和家长应居家开展线上教学,避免到酒店等其他经营场所。

《厦门日报》消息,厦门市文旅局已经要求酒店下架“网课房”。

据了解,除了厦门,上海由于疫情形势严峻,“网课房”也处于暂停状态。

专家:“网课房”存在潜在风险 没人看娃问题不应交给市场

陕西省社科院热点问题专家王晓勇认为,为孩子订购“网课房”意味着要将孩子送到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单独生活、学习,存在一定的潜在风险。

“‘网课房’看起来是合理利用酒店资源,其实存在一定的经济悖论。”王晓勇说,一般来说,父母上班不能陪孩子的大都是打工族,以西安的经济水平来看,养孩子负担已经不小,“网课房”的价格显然不适合普通工薪家庭,只会增加家庭经济负担。

“‘网课房’会形成新的教育内卷。”王晓勇说,“这样的“网课房”容易让已经退出市场的培训机构改头换面后卷土再来。

那么如何解决双职工无人带娃的问题?王晓勇认为,社会问题应该由政府主导进行解决,而非交给市场。王晓勇建议以多元化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鼓励学校、社区、单位等组织,作为家庭教育的补充,为存在带娃困难的家庭提供公益性服务,“这就需要政府部门整合资源,构建新型社区。”王晓勇说,可以在设区设立专门组织,专人专项提供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