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时报》刊发王飞院长文章-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本院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院新闻
《学习时报》刊发王飞院长文章
发布时间:2023-07-20         来源:宣传信息中心    访问量:2885次  分享到:

7月19日,院长、党组副书记、陕西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飞在《学习时报》发表题为《掌握数字经济发展主动权》文章。同日,人民论坛网、“学习强国”陕西学习平台对该文全文转载。文章如下:

掌握数字经济发展主动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发展数字经济意义重大,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要做好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顶层设计和体制机制建设,加强形势研判,抓住机遇,赢得主动。

发展数字经济,应从数据生产要素、数字生产力和数字生产关系三个基本面着手。首先,万物皆数,数字时代的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具备高度的创新性和资源性。直观地看数据,是由0和1两个二进制数字组成的数字串,但是经过不同编码而成的数字语言就能够标注、记录和还原万事万物,为现实世界打造一个孪生的数字世界。其次,万物互联,数字时代的生产活动具备高度的联通性和协同性。静态地看数据,反映的是各个生产单元的即时状态,但是流动起来的数据就能够有效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等全过程,优化各类要素的配置组合,从而实现对经济的放大、叠加、倍增效应。最后,万物共治,数字时代的生产关系具备高度的共商共建共享特征。单独地看数据,体现的是个体的状态和需要,但是海量数据汇聚起来就能够呈现社会大众的整体动态和需求,为宏观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在全球化条件下,数字经济的高创新性、强渗透性和广覆盖性,决定了现代化生产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和融合,但也对经济运行的完整性、先进性和安全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看到我国14亿多人口形成的超大市场、海量数据、丰富场景和创新活力,是我国发展数字经济的优势所在。但与此同时更要清醒认识到其中潜藏着巨大的安全风险,必须实现核心技术、重要产业、关键设施、战略资源、重大科技、头部企业等安全可控,把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走出一条既符合一般规律又具有中国特色的数字经济理论与实践道路。 

筑牢“数同源”根基,发挥数据关键生产要素作用。数据不仅是推动经济发展重要的创新引擎,还是一个国家重要的基础性资源,必须在国家战略高度重视数据资源的统一性,推进数据融合、打破数字孤岛、保护数据安全,加强数字基础资源和关键设施的布局建设,全面提升数字原创技术策源能力。一是加强数字基础资源掌控。提升国家能源矿产、生态环境、空间地理、人口法人、宏观经济等基础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强化数据安全风险评估、监测预警和应急处置;统筹构建多层次多元化和场内场外相结合的数据要素市场,开展数据资产评估、登记结算、交易撮合、争议仲裁,提高数据交易效率,激活数据要素价值。二是深化数字关键设施布局。加快建设云、网、端融合的先进算力网络、卫星互联网、智能高效工业互联网等综合性数字信息基础设施;推动数据跨行业、跨领域、跨部门流动融合,构建算力、算法、数据和应用资源协同的全国一体化数据中心体系,强化数字生态安全支撑。三是提升数字原创技术策源能力。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强数字技术基础研发,合力攻关高性能计算、边缘计算、数字孪生、加密算法、脑机交互等关键共性技术,推进6G、碳基芯片、量子信息、类脑智能、新型存储等前沿科技攻坚,在全球数字科技竞争中抢占先机。 

提升“产同联”效能,增强产业循环内生动力和可靠性。高度重视数字化转型,加快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三次产业联动协同、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实现“产业大脑+未来工厂”的现代化生产。一是培育一批生态主导型企业、关键生态位企业。支持人工智能、云计算、集成电路、智能装备、精准医疗、智慧设计、大数据等领域优势企业,积极开展全球知识产权、行业标准的布局,提高在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位置,加快成长为具有产业控制力的生态主导型企业或占据关键生态位企业。二是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依托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和国家数据中心,加快培育数据采集、存储、加工、分析、聚合等全生命周期的数据产业集群;推进云计算、大数据、工业互联网等新兴产业融合发展,打造国际领先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加大数字化应用场景开发,培育发展智能装备、智慧农业、智慧物流、智慧矿山、精准医疗、智慧设计等智能制造产业集群。三是强化关键产品自给保障能力。加快推进信息技术产品工程化、产业化,提升基础软硬件、核心元器件、关键基础材料和生产装备的供给水平,加速产品集成适配和服务迭代升级,持续保障和增强产业链关键环节的竞争力。 

释放“治同享”红利,增进全体人民福祉。高度重视数字经济治理,将安全作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底线,推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更好结合,形成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更加统一的数字经济发展格局。一是健全数字经济市场制度。加强以现代信用为基础的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等法律法规和制度规范建设,强化跨部门、跨层级、跨区域协同监管,创新触发式监管机制,防止平台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推进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二是保障数字经济安全。推进跨领域网络安全信息共享和工作协同,加强电力、电信、金融、能源、交通、水利等重要领域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安全防护;强化数字经济安全风险综合研判,积极防范各类风险叠加所引发的经济技术和社会稳定问题。三是规制数字治理新秩序。推动数字向善,弥合数字鸿沟,加大适老数字化智能化产品开发,运用数字技术为特殊群体提供便利,深入推进智慧城市和数字乡村融合发展,促进数字服务均等化、助力共同富裕。同时,积极开展双多边数字合作,探索在全球减贫、医疗教育、生态治理等领域创新应用;维护数据主权平等,探索数据跨境流通,应对数据安全风险,协议数字治理规则,让数字发展成果更好造福各国人民。